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老师与王主任
女老师与王主任
王长喜做梦也没有想到,「蓝色妖姬」竟然是许蓝蓝!而且屏幕中她此刻的样子,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上半身是蓝色的纱衣,性感娇媚,迷人的酮体若隐若现,平日里清冷秀气的脸色变得绯红一片,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天啊!」许蓝蓝妩媚的造型实在和平时判若两人,王长喜内心惊喜已极,连大气都不敢出。好在他平时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强,打开摄像头之前戴上了一副墨镜,没有把他教导主任的真面目展示出来。
  方松此时仍然坐在许蓝蓝身下,因为摄像头角度的关系,没有被王长喜发现。
  他轻轻抚摸着许蓝蓝的后背,示意她说话。「你怎么在房间里还戴墨镜啊……」许熙娇笑道,因为墨镜和声音失真的关系,她似乎并没有认出王长喜。
  「哦,我这是为了保护眼睛。」王长喜随口胡扯道,心里恨不得把眼睛摘下来,把脸贴到屏幕上,看的更清楚一点,可是他还是不敢。「哎?有办法了!」王长喜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拿起桌上的黑布,把摄像头罩了起来。
  「怎么黑了呀?」许蓝蓝问了一句。
  「哎?怎么回事啊?刚刚还好的呢,突然就黑了,难道是摄像头坏了?不应该啊,这才刚买的,靠!什么垃圾玩意!卖假货死全家啊!」王长喜努力把许蓝蓝的注意力扯开,又道:「算了,你看不到我也没事,我也不是帅哥美女,没什么好看的,看你就够了。」
  许蓝蓝俏脸微微一红,娇声道:「怎么?你刚刚不是还想要骂我吗?看到我就不……」许蓝蓝说了一半停下了,意思很明显,你看我这么漂亮就骂不出口了吧。
  当然,许蓝蓝可是很清楚自己有多漂亮的,只是平时专注于教书育人,又没有男朋友,有些想法自然只能藏在心里,可是骨子里对自己身材容貌的自信还是不容置疑的!
  「嘿嘿,那不是因为我不知道你这么漂亮嘛!」王长喜这倒是说的实话,平时穿着教师制服的许蓝蓝已经够让他觉得漂亮了,哪想到她穿睡衣的样子居然诱人犯罪到这种程度,他的裤裆已经快顶破了,墨镜被扔在了地上,脸已经快贴上屏幕了。若是让许蓝蓝看到他这幅样子,不知会怎么想。
  「哼,油嘴滑舌……」许蓝蓝小声嘟囔了一句,可因为王长喜靠的太近,还是听清了。「好了,你说要视频,可以了吧?」许蓝蓝虽然对方松的命令无所不从,可心里还是觉得这样的穿着太过羞人,想着是不是能赶紧完事。
  「妹妹,你……你看你赢了我这么局,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补偿呀?不然我真的很凄惨啊!」王长喜试图博取许蓝蓝的同情心。
  没想到许蓝蓝还没说话,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啊,那就给你看点福利吧!」王长喜一惊,怎么会有男人?难道许蓝蓝已经被人……方松自然了解这个「大钢炮」的想法,心说:「怎么样?我的许老师漂亮不漂亮?嘿嘿,看得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吧?那又怎么样,你就像是过去的我,只能过过眼瘾,但是我已经脱变了!哈哈哈!反正你看得见又摸不着,自己撸去吧!
  别以为遮住摄像头我就不知道!」对方的境遇和以前的方松有些相似,所以他不介意给对方一点眼福!此外,这还不仅变相满足了他想把自己珍贵的收藏品展示一下的虚荣心,而且让接下来的淫乐变得更加刺激。
  没错!从许蓝蓝微闭的双眼、嘟着的嘴唇和急促的呼吸声中,方松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许蓝蓝的身体因为被陌生人看到而兴奋的不得了,他的腿上甚至已经感觉到有些湿润了。
  「这……这是你……你的……男朋友?」王长喜结巴道,不敢相信自己的女神已经是别人的了。
  「小熙,人家问你呢,你说呀。」方松自豪的说,双手轻轻揉捏着许蓝蓝的香肩。
  「操!放开她冲我来!」王长喜很想这么喊,气得握紧了拳头:「到底是谁夺走了我的女神,难道是……唐宇?对!一定是这个臭小子!当时他和许蓝蓝的关系就不一般,可恶啊!」虽然他很气愤,可是看着许蓝蓝这幅媚态,心里另一个矛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操!这可恶的薄纱快脱了啊!让我看看里面的样子啊!」他急得要死,可偏偏一个关键部位都看不到!
  「啊?」许蓝蓝听着方松的话一怔,想着他明明是自己的老师,怎么能说是男朋友呢?但转念一想,应该是在外人面前故意这么说的吧,那不如顺了他的心意,于是柔声道:「那个,这是我……男朋友啦……讨厌……松……你别老顶人家下面啊……」她前半句话是在对王长喜说,后半句已经开始和方松发起嗲来了。不知为何,许蓝蓝一听到方松的话就本能的顺从了,心里还时不时产生想要取悦他的念头。
  看着男人的脑袋从许蓝蓝后面伸出,王长喜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居然是他……他……方松?操!怎么会是他?他怎么能把许蓝蓝搞上的?」王长喜自然没有忘记方松,毕竟也是他的学生,而且是全年级成绩差的几个差生之一,印象自然深刻。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就是这个长得丑陋、学习又不好的差生,能够泡到全校最美的女教师!如果是唐宇,他虽然生气,但也不至于如此不能接受,因为唐宇又高又帅,又是许蓝蓝的得意高徒,可方松算什么东西?他凭什么?
  可惜方松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和想法,不然他或许会觉得更加有趣。
  他对着摄像头笑了一下,然后调整了一下坐姿,一手拉开许蓝蓝的丁字裤,把鸡巴对准她的小穴口,说道:「小熙,坐下来,自己动吧!」「啊?现在吗?」
  「是啊,没关系的!」方松大声说道,接着又咬着她的耳朵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说:「快吃吧!药效会更好的!」
  「嗯……」许蓝蓝也顾不得和他视频的男人了,只觉得身体好空虚,下面好痒,想要什么东西来满足自己,想来想去,也只有方松的特制药可以了。这一刻,其他东西对许蓝蓝来说似乎都不重要了,在王长喜的怒目圆睁中,她沉下身体,把方松的肉棒纳入小穴中。
  「啊……啊……好舒服……松……今天的药……为什么这么舒服啊……喔……嗯啊……」甫一插入,被人视奸、和学生发生不伦关系等等奇怪的想法跳入许蓝蓝的脑中,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啊……小熙……你现在让我感觉特别爽啊……我的好宝贝……爱你哟……」方松边说双手边伸进了她的薄纱,在她的胸前忙碌着。
  「草他妈啊!」王长喜不知何时起狠狠的撸着自己的鸡巴,眼睛像要喷出火来一样,只可惜他只能看到男孩的手在蓝纱睡衣中张牙舞爪,却不能看到许蓝蓝的乳房,他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把方松踩在脚底,然后占据他的位置,和他做同样的事情。
  方松慢慢地抽插着,他怕一用力就忍不住射出来,因为现在的感觉实在是太淫荡、太过瘾了!他居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和许蓝蓝表演做爱,他猜想着那人此时脸上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和撸动鸡巴的动作,就爽的喊了起来:「小熙宝贝…… 好爽……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嗯?我们……你在喂我吃药啊……」
  「什么吃药?」王长喜自然不明白。
  「确实是在取药……不过其实这种动作还有其它的叫法……叫作……啊…… 叫操屄……」「什……什么?这……不是的……」
  「你不相信可以问问他啊。」方松笑道,「快问呀!」「嗯……那个……请问一下……我现在……是在干什么……」许蓝蓝看着摄像头问道。
  王长喜快气疯了!女神居然在屏幕前和男人操屄,还问他这是在干什么?「这……这他妈的就是操屄!操你的骚屄!我也要操啊!」他咆哮着。
  「哈哈!那可不行,小熙宝贝儿是我的,只能和我操屄哦!」方松哈哈大笑,鸡巴抽插得更凶猛了,又说:「小熙,你跟他说,他不能操你,只有我能操你!」
  「我……啊……喔喔……呀……好……」许蓝蓝早已意乱情迷,被方松插的人都软了,乖乖的对着王长喜说:「你……喔……你不能操我……只有我男朋友……松可以操我……啊……好……啊!」说完,许蓝蓝因为这中变态的话直接爽到了高潮。
  「啊!真他妈舒服死了啊!」方松上下疯狂挺动着屁股,肉棒不断地在许熙的阴道里抽插,龟头撞击着她娇弱又兴奋的花心。许蓝蓝已是一脸高潮相,也随着方松的剧烈抽插不停的迎合着,就如同在男朋友的宠爱中幸福的快要融化的女人一样。
  「大钢炮,你猜猜她穿的丝袜是什么颜色的?」方松忽然说道。
  王长喜贪婪的看着屏幕里许蓝蓝不停上下起伏的上半身,那蓝色的睡衣紧裹着她扭动着的玉体,当真如同蓝色的妖精一般。他脱口而出:「蓝色妖姬!丝袜也是蓝的啊!」他说话后思考了两秒钟,脑中想象着两条修长的玉腿穿着蓝丝的样子,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好骚啊!」
  「恭喜你!猜对了哦!」方松笑道,和许蓝蓝交合的淫靡的声音持续传入了王长喜的耳朵,接着说:「给你奖励哦,认真看!」然后特意拿起了摄像头向下调整角度,让他可以看到他们蓝色睡衣的遮蔽下,许蓝蓝和自己身体贴合又分离的交媾动作以及两条无力的蓝丝美腿左右摆动的样子,当然重要的部位他仍是看不到的。
  「哇!好……真漂亮……啊……很骚啊……再多给我看一点吧……」王长喜说着手上也加快了动作。
  「你想的美!玩你的大钢炮去吧!」方松坏笑着也开始了冲刺。
  没多久,三股不可阻挡的强烈分别把三人同时推向兴奋的顶点。方松不断地加速抽插,突然他身体使劲往上一挺,随着阴囊的一阵抖动,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射而出,满满地射进许蓝蓝的阴道里。许蓝蓝被精液一烫,阴精狂泄而出,头用力后仰,显然是爽到了极点。与此同时,王长喜也大吼了一声,精液爆射而出……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把许蓝蓝和方松从床上惊醒。许蓝蓝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又被他干了多少次,最终支撑不住迷迷糊糊就这么睡过去了,以至于上午九点多还没有醒来。
  「糟了!今天是周一!」许蓝蓝慌乱地爬起来,一边喊着:「马上来!」一边整理着衣服。
  一开门,王长喜就迫不及待地说:「许老师!你怎么回事!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怎么还在公寓里?」
  「啊……不好意思……王主任,我……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我马上就去……」
  「哼!」王长喜脸色极度不悦,心说:「你哪里是不舒服,你是晚上被操的舒服死了吧?」口中森然道:「算了,我让你班级学生自习了,你来我们办公室吧,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说完,王长喜转过身,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哼,王主任对你不怀好意啊!」许蓝蓝回来时,听到方松这么说。
  「你这禽兽还说别人?你快给我滚出去!我叫人啦!」许蓝蓝说着就又要跑出去。
  「许老师,如果你不想你做的事情人尽皆知的话,最好还是乖巧一点!」方松晃了晃手机,无所谓的说。
  「你……哼!」许蓝蓝没办法,直接梳洗完,狠狠砸上门离开了。
  王主任办公室里。
  「许老师,请坐。」王长喜眼中带着污色悄悄扫视着许蓝蓝道,「我这里有个东西想让你看一下。」
  「这……」看着王长喜的屏幕,许蓝蓝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原来昨晚那个和她视频的「大钢炮」就是他,而且他把视频都保存了下来!
  「许老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嘿嘿,真让我失望!你这样子还能教学生吗?」
  「我……」
  「许老师,你认识我王长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对你的感情,想必你也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让这事难以收拾,你看你也……」「你想做什么……」许蓝蓝面色苍白冷冷的说,短短两天里受尽淫辱,心中似乎已经痛的麻木了。她两度偷偷找机会给唐宇打电话求救,可是却没有打通,难道只能报警吗?她颤抖的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收了回来。然而她并不知道,唐宇现在自己都掉下山崖生死不明呢。
  「许老师,你别这么紧张啊,我只是很好奇,想问问你和方松到底怎么搞上的?」
  「是他强迫我的!」许蓝蓝一想到方松对她所做的恶行,眼眶已经湿润了。
  「是吗?可是这看起来不太像啊。」王长喜看着屏幕里许蓝蓝发浪的样子说:
  「许老师,方松可不是什么好学生啊,你最好还是远离他。」「不用你告诉我!」
  「我可是为你好啊许老师,你有那方面的需求,其实找我就可以了呀!」说着,王长喜朝穿着教师制服的许蓝蓝靠了过来。
  「王主任,动学生的女人,可不是老师该做的事啊!」方松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两人身边,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哼!方松,你好大的胆子啊!还敢来这里?你强暴许老师,我要把你抓进去!」说着,王长喜拿起了电话:「保安!你来我办公室,对,现在,马上!」「呵呵。」方松仿佛事不关己的笑了笑,忽然望向了许蓝蓝的眼睛。
  「许老师,帮我作证一下吧,我会好好奖励你的。」一道鬼魅的声音直接在许蓝蓝脑中响起,她双眼迷失了一瞬,随即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王主任,我来了!有什么事情?」保安进门后直接说。
  「你把这个学生抓住送到警察局去,他是个强奸犯!」王长兴指着方松喝道。
  「等等!」方松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王主任,你说我是强奸犯,那请问谁被我强奸了?」
  王长喜用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方松:「哈哈!你还想狡辩?许老师,你放心,对于这种败类,我们一定会要求严惩的!」「王主任的意思难道是说我是受害者?」许蓝蓝的反问让王长喜的笑容尴尬在了脸上,「你说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他强暴了你吗?」「王主任,你在说什么呢,松是我的男朋友,我们爱怎么玩是我们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就不要多事了吧。」许蓝蓝鄙夷的看着王主任,在他痴呆的眼神中拉着方松走出了办公室。
  「拜拜咯!王主任!」方松回头挥挥手,王长喜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怎么也想不明白,许蓝蓝怎么会被这个臭小子迷的团团转?
  「妈的!」王长喜狠狠把拳头砸在了桌子上,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下了什么绝心:「臭婊子,你等着!」
  ……
  许蓝蓝的办公室里,身穿花边白衬衣、黑色包臀裙和黑色丝袜的她正坐在办公桌前,而桌底下似乎蹲着一个人,在她的两腿之间忙碌着什么,还不时发出「啧啧」的水声。
  「嗯……别舔……要去了……啊……」
  方松把头埋在许蓝蓝的黑色包臀裙子里面,一会儿伸出来看着她笑着问道:
  「许老师,那天晚上你在教室里流了这么多的水,你说你学生会不会发现啊?」「讨厌……你还说……我刚才路过教室的时候还听人说……」「说什么?」
  「他们说……教室里有小狗闯进来……把地上……弄得很脏……」「哈哈!说的没错啊,确实是一条狗啊,不过是我最爱的母狗老师哟!」「谁……谁是母狗啊……你再说我生气了……啊……」方松的手指正好戳进了许蓝蓝的小穴里,让她一点没有生气意思的话语卡在了一半。方松知道许蓝蓝快不行了,又拼命的在那粒小肉芽上压揉着,大幅度的画着圈。
  「啊……松……啊……太激烈了……不要在办公室……会……会被人发觉的……」许蓝蓝紧咬的牙缝儿中挤出一连串的娇叫,没多久她就真的受不了了,阴户向前猛挺,淫水狂流。泻身后的许蓝蓝浑身说不出的幸福,一脸深情地望着方子俊,心里对他更加依恋了。


【完】